|  俄罗斯历史
2019
09 / 08
12:47
扫码手机端阅读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俄罗斯龙报在线 http://www.dragonnews.org.cn/ 2019-09-08 12:47 出处:网络 编辑:@海外新闻网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今日戏院大楼。 来源:Katya Knyazeva

上海的俄国文化中心

在1930年代的上海,兰心大戏院(Lyceum Theatre)是最重要的俄罗斯文化中心之一。戏院的兴盛时期与1917年俄国革命和内战后形成的上海俄侨社区的繁荣时期相吻合。上海俄侨中不乏知识界代表和艺术家,他们到来之前上海从未有过如此多的音乐家、舞蹈家和演员。

兰心大戏院并非一开始就是俄罗斯文化的中心,就像它并非一开始就位于现在的位置一样。剧场最早建于1874年,位于黄浦江岸边,是英侨爱美剧社(Amateur Dramatic Club of Shanghai,简称ADC剧团)演出话剧的地方。1901年,剧场舞台上第一次响起俄罗斯音乐,来自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的巡回演员表演了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谱曲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中的一段咏叹调、达尔戈梅日斯基(Dargomyzhsky)谱曲的歌剧《水仙女》中的一段二重唱以及其他作品。观众虽寥寥无几,但英文报纸对这一高水平表演大为折服,称这台演出达到了“上海有史以来所有演出中的最高艺术水平”。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1910年代老兰心大戏院的内部装饰。 图片来源: 上海市档案馆。

1920年代末,随着俄侨社团的扩大,上海开始出现俄罗斯人自己的戏剧协会。1928年,侨民演员组建了俄侨戏剧协会并开始演出话剧。俄语话剧让侨民剧团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酷爱者。位于霞飞路(现淮海中路)的巴黎大戏院成为俄侨戏剧协会的落脚点,兰心大戏院则逐渐成为音乐剧院,吸引着爱好歌剧和芭蕾舞剧的上海外国观众。

随着日本加紧侵略中国东北,大量哈尔滨俄侨迁居上海,他们中有许多艺术天才,包括作曲家、指挥家、歌唱家和演奏家。不少人成为新成立的国立音乐院(现上海音乐学院)的教学骨干,同时用自己的时间和天赋来丰富兰心大戏院的节目单。

新建筑和新舞台

随着大戏院的繁荣,观众厅和舞台都需要扩大规模。1929年,位于法租界中心的新剧场开始建设。它的出现,让位于蒲石路和迈尔西爱路(现长乐路和茂名南路)的这个角落成为上海真正的文化中心。通向剧场的街道两旁出现了许多高档店铺,成为类似纽约第五大道的高雅商业街。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上海《光明日报》刊登的斯韦特兰诺娃芭蕾舞校演出广告。 图片来源:上海《光明日报》

兰心大戏院的新剧场由英国Davies & Brooke建筑公司设计。设计师将入口放在剧场的拐角处,从而拓宽了观众厅,使其共容纳490个池座和223个楼座。建筑外貌和内部装饰采用意大利典型风格,舞台采用当时最先进设备。

美好的老俄罗斯轻歌剧

兰心大戏院表面上仍隶属于英国戏剧协会,但自从俄国轻歌剧团在这里成立(1934年秋),英国业余话剧就逐渐退居次要地位。每天下午五点,这里就开始由俄罗斯歌唱家和演奏家表演轻歌剧,或者舞蹈家表演芭蕾杂耍剧。受过哪怕一丁点古典舞蹈训练的女孩子都可以试着成为剧团的群舞演员。她们当中有从哈尔滨迁居上海的女诗人拉丽萨·安德森(1911-2012),她留下了这样的记忆: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兰心大戏院的索科利斯基芭蕾舞团。 图片来源:弗拉基米尔·日加诺夫的图书《俄罗斯人在上海》(1936年)。

“我新认识的一个人在轻歌剧团表演,她建议我去面试。一位舞蹈演员病了,需要有人替她。我忐忑不安地答应了。恐惧是有道理的,那些我从未跳过的舞蹈动作让我如此慌乱,结果在人群中转得头晕目眩,最后一头撞到了主角演员、歌唱家库丁诺夫的肚子上,然后就完全不知所措了。这次令人难堪的排演结束后,舞剧导演走过来关心地问道:‘拉丽萨,我听说你的诗写得很好,为什么还要跳舞呢?’我完全蔫了,彻底陷入绝望。这时奇迹出现了,大家散开后,一名演员把我拉到一边说:‘我看到了,您只是很窘迫,很拘束。我现在给您示范这些动作,它们一点儿也不难。’的确,五分钟后我就都记熟了。回到家后我当然哭了,但我咬牙握拳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跳!’。”

最终,拉丽萨·安德森成功融入节目,被剧团接纳为正式演员。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今日大厅。 图片来源:Katya Knyazeva

1936年访问上海的费奥多尔·夏里亚宾对上海轻歌剧团的评价很高。他说::“我从未想到在远离祖国的陌生城市,会有这样一个俄罗斯轻歌剧团,节目的艺术性和演员的水平不输于过去最美好时代的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轻歌剧。柏林、巴黎、里加,还有美国城市,都没有这样的轻歌剧团,那里的俄罗斯侨民比上海多很多,并且更富裕。”

财务窘境、日本占领和俄罗斯社团解体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盘点百年前移民海外而永远离开俄罗斯的四位天才

这位世界级歌唱家对上海观众贫穷的描述符合事实。剧场观众以外国人为主,因为昂贵的票价让绝大部分中国和俄罗斯戏剧迷望而却步。尽管场场爆满,但租赁费、演出费和演员工资吞噬了所有收入。预算赤字成为剧团的常态。由于工资收入太低,乐师、歌手和舞蹈演员们不得不在演出后奔波于上海的歌舞餐厅和舞厅夜场。最受欢迎的女芭蕾舞演员每夜要在五个不同舞台上演出,不断坐着黄包车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与传统芭蕾舞不同,饭店的舞蹈节目技术上不难,但要有稀奇古怪的化妆和轻佻单薄的服装。演员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她们不得不假装来自阿根廷、巴西甚至好莱坞的明星。餐厅里舞蹈演员和舞女与妓女之间只有细微的界限。演员拒绝陪坐和为客人斟酒,就拿不到小费。

剧院生活还有悲剧时刻,其中之一是舞蹈演员尼古拉·布拉托夫(Nikolay Bulatov)之死。他在演完《天方夜谭》中的摩尔人黑奴后,没有洗干净身上的黑色油彩,很快因铅中毒死亡。1941年,轻歌剧团最优秀的男高音之一叶甫根尼·霍万斯(Evgeny Khovans)作为三面间谍受审,他同时充当好几个国家的间谍,并且间谍才是他的长期职业,表演只是爱好。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今日戏院休息厅。 图片来源:Katya Knyazeva

此时上海已被日本占领,但隔离更刺激了观众对娱乐的兴趣,剧院的票每天一售而空。报纸上展开了谁有看戏优先权的读者讨论:是纳税维持剧场的公共租界居民,还是剧场所在地法租界的居民?买不到票的观众则抱怨732个座位的观众厅太小,或者节目单太老。

俄罗斯人在中国:上海兰心大戏院的俄式辉煌

今日戏院休息厅。 图片来源: Katya Knyazeva

但戏院扩大场地和更新节目单已经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意愿。1945年日本人投降,不愿亲眼看到共产党上台的外国人纷纷离开上海,俄罗斯社团分崩离析。1951年,兰心大戏院演出了最后一场英国话剧;1953年,更名为上海艺术剧场,之后只演出中文节目。在1990年代初之前,这里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专门演出场所。1991年,兰心大戏院恢复其历史名称,2004年剧场进行了翻新。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