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罗斯历史
2019
08 / 21
13:42
扫码手机端阅读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俄罗斯龙报在线 http://www.dragonnews.org.cn/ 2019-08-21 13:42 出处:网络 编辑:@海外新闻网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艾列奥诺拉·加尼特 (于中间),1946年。 来源:Katya Knyazeva/George Silk

许多精明强干的女移民从事的第一件事是做手工、时装设计和服装定制,寻找上海以外国时尚女人为代表的有钱客户。俄国时装设计师到来之前,有钱的外国女人只能找中国裁缝,然后抱怨对款式的不满。让俄罗斯女裁缝引以为豪的是其“欧洲”品味。到30年代中期,她们从零开始,在上海建起了整个时装行业。因此,一般认为上海法租界的时装店都是俄国女人开的。

为迎合外国客户,俄国时装设计师一般为会自己的时装店取个外国名称,显得与众不同。不同时期较为成功的时装店有奥尔加·克利佐娃(Olga Koltsova)的“Maison Lucile”、莉迪亚·维诺库罗娃(Lidya Vinokurova)的“Femina”、安娜·伊斯坎德里亚尼(Anna Iskandryani)的“Scarlet Gowns”以及许多其他店铺。

上海最早的俄国时装店

不过,上海最早的俄国时装设计师并不掩饰自己的出身。来自基辅的寡妇娜杰日达·津格罗娃(Nadezhda Gingeroff)就在上海开了最早之一的俄国时装店。1925年,50岁的娜杰日达在法国内衣店“Maison Adix”找到了一份内衣女裁缝的工作,该店处在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南京路上。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女子职业学校的缝纫技艺课,1935年。 图片来源: Katya Knyazeva/LSE Archive

仅过了一年,津格罗娃就在公共租界开了自己的时装店“Mme N. Gingeroff”。1929年,津格罗娃的时装店搬到上海最高档的宾馆江边的沙逊大厦(Sassoon House)的商贸拱廊中,五年后又在高纳公寓(Grosvenor Gardens)的商业区开了分店,那里集中了当时上海最高档的时装店。娜杰日达·津格罗娃负责照看沙逊大厦的总店,法租界的分店由女儿尼娜照看,后者不仅继承了母亲的职业,还成功地嫁给了来自建筑巨头家族的荷兰人吉恩·凯恩胡兹(Jean Kienhuize)。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高纳公寓(Grosvenor Gardens)的商业区,1949年。 图片来源:Katya Knyazeva/Jack Birns

尼娜·津格罗娃没有忘记其他不太成功的同胞,她在俄国妇女同盟开办的女子职业学校传授缝纫技艺,帮助移民女性学习这门流行手艺。她还经常参加慈善活动,并为俄国和犹太移民组织捐款。

“法国化”的俄国时装设计师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塔季扬娜·利诺娃设计的家常衣服。

尼娜·津格罗娃的时装店在上海代表的是美国时尚,塔季扬娜·利诺娃(夫姓Arcus,Tatiana Linoff(Arcus))走的则是法国潮流。她在俄国革命前的1915年来到上海。不会一句英语的她,用自己带来的100银元开了一家法国名称的时装店“Maison des Modes”,那是她的全部积蓄。她从剪裁和缝制高档进口布料服装开始,几年后就开始定期去巴黎选购最高档店铺的服装。这位上海最早的时尚设计师还开启了用高挑的斯拉夫美女展示时装的做法。时装表演配备冷餐,有高档香槟酒、黑鱼子酱和各式小点心。

1921年,精明的英国女人艾米丽·摩尔(Emily Moore)买下了利诺娃的店,准备继续用原来的名字做生意。利诺娃的客户不但没有离开她,反而以私人定制的方式从她那里定做服装。摩尔女士为此打起了官司,上海法院判处利诺娃三年内不得缝衣。塔季扬娜·利诺娃没有理会判决,马上就开了一家名为“Maison Arcus”的新店铺,她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报纸广告中,一开始是小号字体,后来越来越大。很快,上海就无人记得艾米丽·摩尔了。

1930年,塔季扬娜·利诺娃庆祝在上海从商15年。当地英文媒体纷纷道贺,并称赞说,由于她“上海上流社会的女性才穿得比任何亚洲女性都好看”。此时,利诺娃的名字就等于巴黎时尚。每次从巴黎回来,上海记者都会采访她,获得她对本季时尚潮流的预测。她的意见被毫无保留地采信,因为上海没有比俄国女人塔季扬娜·利诺娃更“法国化”的时装设计师了。

“上海品牌”加尼特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爱凯地大饭店:上海俄乔的辉煌过去

第三位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艾列奥诺拉·加尼特(Eleonora Garnett)的商业独创性和规模超过了津格罗娃和利诺娃。1930-1940年代,她被誉为“上海品牌”,被认为是上海对世界时装业的主要贡献。她的事业始于困顿。生于爱沙尼亚的艾列奥诺拉·加尼特抱着襁褓中的孩子,跟随当军官的丈夫来到上海,由于旅途艰辛,孩子不久后死于肺炎。

加尼特在上海开了家小服装店,逐渐与丈夫疏远,并跟意大利伯爵卢西亚诺·里吉奥(Luciano Riggio)一同出现在交际舞会上。金发女时装设计师和黑发伯爵组合一站上舞池,人群就会让出道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艾列奥诺拉·加尼特的丈夫谢尔盖·加尼特(Sergius Garnett)因不堪忍受耻辱而自杀,艾列奥诺拉则继续扩大生意,并嫁给了里吉奥。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Cardinal Mercier Street。图片来源:Katya Knyazeva/Virtual Shanghai

新的贵族身份和丈夫的财富提高了服装店的名声。30年代加尼特的服装店开到了上海最高档的地方沙逊大厦顶层,底下的商贸拱廊里就有津格罗娃的时装店。加尼特的女客户排起长队,她则毫不客气地删掉了自己认为没有品位的女人。她不允许客户表达自己对款式和材料的期望,只要说明服装用于什么场合就行。凭着自己无懈可击的品位,艾列奥诺拉·加尼特不仅在时装店里卖衣服,还卖一些独特的饰品。设计师的天赋让她积攒下了巨大的财富。1941年,报纸披露了其别墅被一位仆人做内应被洗劫的细节,加尼特损失的珠宝就价值8.1万银元。当时俄国移民的平均月工资是200银元,饭店里的一顿晚餐只要一个半银元。

垄断法租界时装业  老上海俄侨女时装设计师

今日的高纳公寓(Grosvenor Gardens)的商业区开。 图片来源:Katya Knyazeva

共产党开始执政前,艾列奥诺拉和丈夫离开上海,把服装店开在了罗马郊区的庄园里,在那里手工缝制时装并发给纽约的展示店。其他设计师也步其后尘,在不同西方国家继续自己的事业,甚至在苏联,例如时装店“Modern Woman”的女店主舒拉·格拉莫琳娜(Shura Gramolina)就成为了里加时装设计所的高级设计师。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