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罗斯历史
2019
08 / 19
21:59
扫码手机端阅读

从历史两次禁酒令看俄罗斯民众生活与政权更迭

俄罗斯龙报在线 http://www.dragonnews.org.cn/ 2019-08-19 21:59 出处:网络 编辑:@海外新闻网

从历史两次禁酒令看俄罗斯民众生活与政权更迭

制图:Natalia Mikhailenko

1914年7月31日,根据沙皇命令,俄罗斯开始禁止销售和生产酒精类产品。该禁令本应持续至征兵时期——俄罗斯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然而,有效期几乎立刻被延长至战争结束。此后,禁酒的权利被从中央政府下方至地方政府,包括市杜马、农村社区和地方自治会议等。于是,某些城市和地区开始允许进行葡萄酒和啤酒交易,但伏特加酒仍然被全面禁止。国家杜马农民代表提出了撤销"永久性禁止酒类贸易法令"的法案。"永久性"禁令被明智否决了,但禁酒令却被长期固定下来,1917年革命后仍被布尔什维克保留。就这样,禁酒令在俄罗斯共生效11年时间。

"崇高的国家英雄主义行为"

据统计,俄罗斯人饮酒量并不是很多,仅为法国人的五分之一,以及意大利人的三分之一。不过,俄罗斯人几乎只喝伏特加酒,而且喝起来很猛——尽管不常喝,但饮酒量足以致命。在俄日战争期间,适龄应征入伍者中大量存在酗酒现象使征兵工作步履维艰,而且很多士兵患有酒精引起的精神疾病。在新战争前夕,沙皇对俄罗斯各省进行巡视。"看到因酗酒导致的民众身体虚弱、家庭贫困以及田地荒芜等悲惨景象后,他感到深深的悲哀",当时的历史学家谢尔盖·奥尔登伯格(Sergey Oldenburg)写道。1914年初,沙皇下财政部颁布法令,命起"改善人民的经济状况,同时不必担心财政损失",因为国库收入不应来自破坏人民"精神和经济力量"的产品销售收入,而是来自其他更健康的来源。

豪饮、酒鬼与半升——俄语酒类词语解析》》》

这是一项何等激进的措施!伏特加酒的销售收入不多不少,恰好占俄国预算收入的三分之一。因此,在战时的1915年,国家杜马编制了完全扣除这部分国库收入之后的新预算。英国政治家劳合·乔治(Lloyd George)将此举成为"我所知道的最崇高的国家英雄主义行为"。能够做出这种放弃的决定本身就足以证明俄国当年强大的经济潜力。

"连家里的宠物都快活起来"

从历史两次禁酒令看俄罗斯民众生活与政权更迭

解决社会顽疾 莫斯科公共场所全面禁酒

实施强制禁酒措施之后,俄国立即着手进行统计分析。心理医生伊万·韦坚斯基(Ivan Vvedensky)、名医亚历山大·门德尔松(Aleksandr Mendelson)等人发表的论文中记录了禁酒令实施后的惊人效果。根据他们的记录,犯罪率降低了2倍,精神病院人去楼空,村庄改头换面。农民不仅改造农具,购买茶炊、时钟和缝纫机,还将余钱存入储蓄所。许多受访者表示,只要酒类贸易永远不再恢复,他们愿意缴纳更多的税款。一位受访者说:"连家里的宠物都快活起来了。"不过,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医学院抱怨缺少用于解剖课的尸体。因为以前有很多自杀者的尸体可用,但现在人们头脑清醒,很少再会草率结束自己的生命。禁令编纂者也承认禁酒令负面作用的存在。首先,农村地区家庭自酿酒数量增长,而城市中则开始使用酒精替代品,如变性酒精、光亮剂和清漆等。不过,人们通常认为,只有不可救药的酒鬼才会用自酿酒和光亮剂代替伏特加。杜绝酒精也为日常生活带来一定的困难。无酒婚礼因费用降低而得到很多人的欢迎,但缺少伏特加的葬礼在俄罗斯是无法想象的。有人担心,没有人伏特加的无聊生活可能会促使一些人去赌博以及生活放荡。不过,在民众福祉全面提升的背景下,禁令编纂者认为不应赋予这些少数不良现象更多的特别意义。清漆、打砸抢与可卡因然而,现实并非如此乐观。仅1914年8月,俄罗斯各省共有230间过去曾出售酒类的场所因无法满足顾客购酒要求而遭到砸抢。在一些地方,警察对暴乱分子开枪。彼尔姆州州长请求沙皇允许哪怕每天仅销售2小时酒类,"以避免流血冲突"。征兵工作也并不像预期那样顺利。城市中的适龄应征入伍者冲击已经关闭的葡萄酒窖,之后被军队镇压,死者达到数百人。

从历史两次禁酒令看俄罗斯民众生活与政权更迭

1985年5月7日,《反酗酒和嗜酒措施》的决议通过

在革命年代,洗劫葡萄酒窖几乎成为普遍现象——布尔什维克不得不将藏于冬宫酒窖中每瓶价值数千金卢布的葡萄酒和其他非常昂贵的酒放置于下水管道中,以免士兵哄抢后醉酒。由于伏特加酒厂停产,近30万名工人失去生活来源,国库不得不向其支付赔偿金。现实中,城市居民使用酒精替代品的规模非常巨大,清漆和光亮剂的产量增长了10倍!革命前的一些私人回忆中讲述的完全不是令人欣慰的清醒状态,而是农村地区酗酒成风。人们用偶然看到的任何东西酿酒,包括锯末、刨花、甜菜以及其它饲料作物。烈性酒被允许在高档饭店中出售,这使得不到它的人感到愤怒。此外,战争与禁酒令催生出可怕的吸毒现象——特别是在圣彼得堡。可卡因和海洛因不久前还在药店里自由出售,但正是在那些年,人们认识到许多东西是可怕的毒品并禁止其销售。然而1915年时,希腊人和波斯人开始对俄罗斯供应鸦片,可卡因也被从欧洲运送而来。后者不仅成为彼得堡颓废派分子形象的标志之一,甚至一些穿着皮夹克的人民革命委员会成员也难逃其魔掌.时代的联系由于需要资金进行经济现代化建设,苏联政府于1925年完全废除了禁酒令。在某些回忆录中写有关于酒厂重新开工的日子。其中一些内容中写道,人们在街上哭泣并快乐地相互亲吻。还有一些内容写道,有人也在哭泣,但却是因为恐惧和绝望。当年的许多现实和豪言壮语与戈尔巴乔夫在上世纪80年代发起的反酗酒运动大同小异。1986年报纸上关于无酒婚礼的描述以及这一举措好处几何的讨论也与1914年发表的报告几乎没有差别。最主要的相似之处在于,无论哪种情况,在实施禁酒令之后国家政权都迅速易主了。俄将提高酒类消费者年龄 必要性及效果引争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